描写树的优美句子

无花果树长得非常茂盛。浅棕色的树干,左右分枝,向上伸展着,上部长着碧绿的叶子。早晨,初升的太阳发出灿烂的光辉,无花果树在阳光下舒枝展叶,好像和我一起做早操。

银杏是木本植物,它们年复一年地生长着。在每一个季节中,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变化。

远处,一座座山峰峰谷相连,绿树覆盖,象翻着巨浪的大海。

已是掌灯的时候,门外的两株大槐像两只极大的母鸡,张着慈善的黑翼,仿佛要把下面的五六户人家都盖覆起来似的。

有一棵高大的松树,孤零零地,象一个被遗忘的哨兵伸着它那忧郁的头和它那盘曲的丫枝和枝头扇形的簇叶,周身被催人衰老的西北风吹得枯干龟裂。

梧桐树和菩捉树的叶子在疾风中纷纷凋落了。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猝然脱离树枝,象一群飞鸟一般,在风中飞舞。

杉树枝头的芽簇已经颇为肥壮,嫩嫩的,映着天色闪闪发亮,你说春天还会远吗?挺拔俊秀的椰子树,不时在风中摇曳着碧玉般的树冠。

夏天,金水河岸的一排高大的白杨树,象几十个巨人一样耸立在邙山下。它直挺挺的身子,在天空伸长着,密密丛丛的深绿色叶子,在太阳下闪着夺目的光彩。哪怕是再小的风吹来,它总要向山谷发出呼啸,总要放开喉咙给白杨树村的人歌唱。

山上简直是树的海洋,山顶上那参天的杉树,像是紧张的战士屹立在悬崖峭壁之上;山坡上四季常青的油茶树,一到秋天,挂满了又红又大的果实;万古长青的松树伸展着苍劲的枝干,山脚下大樟树撑起绿阴大伞,上面有千百只鸟雀飞跃、歌唱。

远远的,我闻到了扑鼻的香气,一阵爽飒的风儿吹过,瞧,那一棵棵婆娑的桂花树,随风摇曳起来了。秋天,杨树叶子黄了,挂在树上,好像一朵朵黄色的小花这榆树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来了风,这榆树先啸;来了雨,大榆树先就冒烟了。太阳一出来,大榆树的叶子就发光了,它们闪烁得和沙滩上的蚌壳一样了。

大槐树长着圆形的枝盖,挂满了黑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幽香。象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偏西的阳光。从树叶间筛下来的花花达达的光点,跳跳跃跃地撒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这个地方本来十分风凉,这会儿风凉也有一种撩拨人心火的力量。

柳树舒展开了黄绿嫩叶的枝条,在微微的春风中轻柔地拂动,就像一群群身着绿装的仙女在翩翩起舞。夹在柳树中间的桃树也开出了鲜艳的花朵,绿的柳,红的花,真是美极了!

苹果树树干上长满了干苔,它那参差不齐的光秃的枝上点缀了几片泛红的绿叶,弯曲地伸向空中,好象老年人的向人哀求的、齐肘拐弯起来的胳膊一样。

荔枝树在春风中悄悄发芽了,嫩绿的叶子探出了披针形的小脑袋,新奇地望着周围美好的春光。经过春雨的滋润,阳光的照耀,椭圆形的树叶茁壮成长起来,在阳光的照耀下,油光发亮,十分逗人喜爱。

秋姑娘停留在微风中,一片片叶子纷纷飘落,唯有不畏寒风的树叶仍然不动,抗畏着秋风。红的、黄的、绿的秋天真是一个绚丽多彩的季节。

松树宛如一团乌云,浓得吹不进风去;而那针叶缝里,却挂着一串硕大的松塔。

回家后,经询问,我知道了那是柳树,它的意志力很顽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很镇静,真的是这样吗?我有些疑惑,正想时,外面响起了雷声,暴风雨来了,柳树见变了天,本能地将树叶合拢来,看到这种情景,我舒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太阳仍旧天天上班,给予植物足够的光和热,使它们能够在寒冷的深秋依然长得很好。

雨后出彩虹,柳树把最挺拔的姿势展现在人类面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柳树挺得更直了,好像在说:你们知道吗?彩虹是为我们出来的。

所以,要想克服心中的那堵墙,就必须有勇气!

这时,我抬起头,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火红的枫树林。那枫叶,红的那样光亮,红的那样热烈。我走进枫树林,捡起一片枫叶,细细观察。这片枫叶好象一个美丽的红五星,又像是一只张开的小手掌。叶脉在叶间肆意伸展,仿佛自己是这里最漂亮的,可却又悄悄的为枫叶添上了一丝美丽。我又瞧了瞧枫叶,这片枫叶的颜色可真漂亮,它是大红色的,红的那么鲜艳,那么漂亮。

柳树粗壮的根被淹没,我本以为树被淹死了,正转身要走,发现水位再降,不一会儿,根便露了出来,其它树也这样做,终于水被吸完了,树都挺直了腰,扎深了树根,甩了甩水。

一来到花园,满院秋色,正欣赏秋色的我发现脚下踩着了一片飘落的玉兰树叶,我将它轻轻拾起,仔细的观察着:它多像一只小船,墨绿色的叶片上有一根又粗又长的茎,格外明显。正面摸起来十分光滑,周边还有一条黄色的框,很美丽。宽大的叶子背面凹凸不平,有一层棕色的毛,又短又密。玉兰叶比较,似乎想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抵抗秋风的吹拂,但弱小的身躯还是抵不住秋天无情的寒风。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放进集叶袋里。

垃圾池后的小峭壁。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也不是很高,却很陡,他包容着无数凹凸不平的石块,再往上看看,有棵酸枣树屹立在其中。还结出了一颗颗令人垂诞三尺的酸枣,它的枝叶是如此茂密。如果是长在平坦的土地上,会不会更茂盛?

我的老家,房前屋后长满了许多果树,有桃树杏树柿子树和苹果树。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几棵长在老家门前的柿子树。

再往里走,你会发现操场旁长着三棵高大的榕树,它们粗壮的树干需要五六个人才能合抱。榕树的枝叶十分茂密,太阳光也只能点下几点。

柳树,它身姿庞大,树叶枝繁叶茂,它的树枝很长,长得都快靠地,树枝上的嫩叶很青翠,是夏天乘凉的好地方。柳树它那庞大的身体和枝叶像伟大的妈妈一样怀抱着我们。

在古柏丛中攀援而上,实在是清幽极了,空气里充满柏叶的青苦味,似乎置身于琼楼仙阁的香火缭绕之中。

校园里的树时而随风摇摆;时而站立不动;时而从树枝上落下几片可怜的树叶。然而,这些并不影响绿树在深秋的魅力。校园里的花都照样开放,蜜蜂照样忙碌得采蜜,有许多蜜蜂在花的周围飞来飞去,在寻找哪一朵比较好。

村里有一棵树,就坐落在我家前面的空地前。长的格外茂盛,高大挺拔,郁郁葱葱。鸟儿在那搭窝,在枝头上高歌,人们在树底下和着鸟叫声谈笑风生。可如今,事往人昔。每每到这树长得茂盛的时候,望着窗外那摇曳多姿的绿叶,村里那棵树的悲惨命运总是在不经意间摇进我的心里。

忽然我闻见了一股清香,我随着这股清香走到了张氏宗祠的大门前,看见了门前有一颗桂花树。只见这棵桂花树枝干粗壮,而且伸向四面八方,稠密的树叶绿的发亮。远看桂花树,好像亲密的一家人在谈话。近看桂花树,好像一个小姑娘用绿色的蝴蝶结在扎头发。美丽极了!我伸出手接住了飘落的桂花,放在鼻子旁边闻

我家的中之王是不高不矮,棕色和灰色相间,无花果长的圆圆的,不大不小,结到了七八月之间结果。无花果是一个果实树,无花果树是一个爱结果的树,每一年最少结50~100个,是我最喜欢的树。

看一棵树,是看不到树根的,我说的当然不是将其刨根挖起观看。因为它的生长方向是有逆于土层上部的树干与树叶的。它蔓延着,汲取着更深一层土壤的营养,更有力更扎实的抓牢每一寸土地。大估它知道,根深才能叶茂,唯有自己努力夯实基础,才会有触碰天际的翅膀。

汽车飞速向前,又看见远处又有许多棵这样的树,我想,我是数不清了,这样的树蔓延了好远,直到路的尽头忽然看见一棵树倒在路旁,却始终没有接触到地面,我想他是不甘心吧,我不禁为这棵树的命运而唏嘘。

啊!皂荚树,你是多么美丽,多么顽强!夏天,你和烈日战斗,像一个士兵一样保卫着我们美丽可爱的校园。

美人松的树干挺拔,扶摇直上青天,凌空展开她的绿臂,远眺像个美丽的姑娘。

家乡的柿子树,你不与桃李争春,不与百花争艳,没有柳树婀娜,没有杨树的挺拔,你勇敢的张开自己的臂膀,挚爱着脚下的土地,长成家乡的一道风景线!雨来你傲然而立;风过,你挥手致意;直到枝头挂满血红的灯笼,你才又被人们想起!你诚实你厚道你坚韧你拙朴,你求于人少而奉献人多!

冬天,操场上更是美丽,积雪虽压弯了树枝,却仍没折断,它,象征着我们的勇气。

无数片金黄的秋叶,如随波荡漾的小船,摇摇摆摆、飘飘停停把灰白色的水泥路面点缀得如天空一般,星星点点。渐渐地,金色的树叶越来越多,慢慢慢慢盖住了道路,层层叠叠地辅在路上,给人一种优美、舒适的感觉。

漫山遍野的青松,像是一片绿色的海洋;在绿色的海洋里,一株株年轻的松树碧绿滴翠,亭亭向上。

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饱经风沙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不显眼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努力汲取营养的书;窗外的那棵树,是一棵为希望而成长的树;窗外的那棵树,最终成为一棵生机勃勃,枝繁叶茂的树!

可怜的小树上,枯黄的叶子已经发卷,卷的想辣椒似的。这棵树的叶子是爱心形的,它的堇是深绿色的,叶膜是浅绿色的。我还发现有许多叶片的叶膜和叶堇被吃出一个个大洞一定是被可恶的小虫咬的,我一定不会放过它。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发财树已经长得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足有30厘米高了。它的树干上共长出了十八个枝条,像一条条小胳膊向四周伸展着,末端的倒卵圆形的叶子就像张开的手掌一样,特别好玩儿。

我家门前有许多花,不信你看,这朵淡黄的小花,那一穗粉色的花,还有那一大串的玫瑰花,在那边还有很多,正当我高兴地数着五彩缤纷的花时,猛一抬头,我不禁吃了一惊,一棵高两米的树树立在我面前,面对这棵树我尽量平定害怕的心情,因为夏天已经过去,现在是秋天,大部分叶子都落了,但这棵树依然是绿油油的,生机勃勃,看了让人精神很多。

那株雪松,伸腰立枝,像一座高耸入云的宝塔,既挺拔,又茂盛,连每一棵松针都是气昂昂的。

清晨,我来到公园。发现公园里的树木没有往日那样苍翠茂盛了,树叶落了一地。一阵秋风吹过,地上的落叶便迎风起舞,好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正翩翩起舞。地上的落叶,有的已经枯萎了;有的是刚落下的,还隐隐透着一丝绿意;还有的是几天前就已经落下的,被虫蛀了好几个洞。

海棠果树开出的花是白颜色的,一朵花上面大约有七八片花瓣,里面有几只花蕊,等着蜜蜂去采蜜。

树生长在哪里,哪里便是树的家呀!树不会移位,哪怕一丝一毫的偏差也未曾有过。雨落下,打落枝叶,枝叶又再长出来日不落,晒蔫幼蘖,幼蘖又再伸展开来。树是世袭的土着不曾更改,而我们呢?

那椰子树叶像长长的羽毛一样,有风时树影婆娑,没风时也飘逸秀美。

一株株挺拔笔直的椰子树,在蔚蓝的天空下,叶子像孔雀尾似的散开。

高高的椰子树像一把太阳伞,总是向海倾斜着,微微地弯着腰。

远处的小树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轻摇响绿叶,像是唱着一支动听的歌。

树林醒来了,在晨风中梳理了头发,又忙着往脸上擦抹着玫瑰红的朝霞。

树林被微风一吹,发出“沙沙”的响声,从远处看,好像大海起伏的波涛。

那斑驳的树影清晰地投在小路上,好似一幅幅浓淡相宜的剪纸画。

落尽了叶的杨树、榆树、槐树,向灰沉沉的苍穹伸张着炭条似的枝杈。

六月的森林里,开满了各色各样的野花,灿烂得像撒满了宝石,铺上了锦缎。

置身枫树林中,那数不尽的红叶就好似栖满枝头的红蝴蝶。

这巨大的枫林又像一个盛装颜料的调色盆,将斑斓炫目的色彩一下子端到游人面前:大红、深红、淡红、橘黄、中黄、紫色……简直是应有尽有,使人目不暇接。

漫山的枫叶红了,红得像晚霞,像火烧云,它们好像在和寒秋挑战,真是“霜叶红于二月花”。

只见十余株又高又大的枫树,满树枫叶已是一片红,宛如一堆堆淋不灭的火焰。

我轻轻拾起一片枫叶,那红彤彤的叶面上有着清晰的时脉,边缘上长出均匀的锯齿,样子虽然像伸开五指的小手,但颜色却像一团燃烧的火焰。

山腰之上,黄栌树丛生,枝叶如云,金秋时节,层林尽染,如火如荼,恰似少女红装。

香山的黄栌叶红彤彤的一片,像是从天而降的晚霞。

这千树万树的红叶,愈到秋深,愈加红艳,再加上蓝蓝的天空中,几朵雪白的云朵相映照,远远看去,就像有大火在滚动。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着,飘下几片像飞舞着的彩蝶似的红叶。

那石岩的缝隙间,生长着参天的古柏,雄伟苍劲,巍峨挺拔,它们使高山有了灵气,使一切的生命在它们的面前显得苍白逊色。

山上长满了柏树,一棵树一个绿浪,层层叠叠卷上去,像一个立体的湖泊。

在古柏丛中攀援而上,实在是清幽极了,空气里充满柏叶的清苦味,似乎置身于琼楼仙阁的香火缭绕之中。

法国梧桐树上那鼓圆了的芽苞,已伸展开来,像一个个淡紫色的小喇叭。

在初春的暖风里,满天飘着梧桐树毛茸茸的黄色的飞花,像天上落下了奇异的雪。

高大的榕树,长出无数气根,像维吾尔族小姑娘的辫子一样。

那片繁衍生长的老榕树,挂下一蓬蓬茂密的胡须,像是几个龙钟老人,懒洋洋地挤在一起打盹。

这棵大榕树的气根从两丈多高的树干上垂下来,扎到地下,三五十根粗细不等,简直成了一架巨大的竖琴。

古榕树根如蟠龙,皮若裂岩,像个百岁老人,捋着长须。

小院里有棵古老的槐树,它身上长着好多节疤,鼓鼓囊囊的,就像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

院子角上的一棵老槐树一动也不动,繁乱的枯枝像是向天空撒了一面鱼网。

春风轻轻地吹着,细雨悄悄滋润,榆树上那褐色的芽,变成柔黄泛绿的圆圆钱儿了。

老榆树的树身很粗很粗,树皮裂成了一块儿的,像大片的鱼鳞。

这棵老榆树,在这无垠的沙海上,它像一个慈祥的老人,高擎着一把绿色的巨伞,给过往行人挡雨遮阴。

柳梢有气无力地低垂着,仿佛要钻进地皮,躲开酷热的太阳。

几行衰柳,乱发似的垂挂着,脱光了叶的枝条,在冷风里摇荡。

杨柳枝条上已经鼓出鹅黄色的嫩芽,一个个就像雏鸡的小嘴。

细雨像微尘般地飘着,湖边的杨柳像新浴出来的少女的头发,滴着晶莹的水珠。

大坝两旁的杨柳,有的像是白发婆娑的老人,有的像是秀发披肩的少女,为长长的大坝,拦成一个珠帘丝垂的走廊。

一行杨柳半身淹在水中,仿佛是一群撩起裙裾,站在月光下梳洗长发的少女。

杨柳披散地垂下纤细柔软的枝条,宛如刚洗过头没梳辫子的姑娘的长发。

雨雾纷纷扬扬地洒在柳叶上,沙沙沙,像少女轻抚琴弦,又像春蚕吞食桑叶。

河两岸已由嫩绿色变为深绿的河柳,拂动着新生的柔软的枝条,倒映在河面上,使河水也染上绿色,仿佛一河翡翠向东奔流。

失去了绿色的柳树那纵横交错的鳞状树皮,像是一个沉默苍老的人脸上的皱纹。

你走在路上,飞絮又常常左右前后地围绕着你,或沾衣,或扑面,纠缠不已。这会使人记起古人“落絮飞丝也有情”的诗句。

那一片一片的白桦林,像一群群穿着洁白连衣裙的苗条的姑娘。

前面的白桦林,仿佛是一群单腿站着的仙鹤。

窗外的小白桦树,婷婷地立在如水的月光里,撒娇似的轻轻摇曳着满身绿生生的叶片,渴望着夜露的滋润。

白桦树沙沙地响着,纷纷的败叶,像她流出的泪,飘落在地上。

清风扫过,竹林轻轻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

满山的翠竹,在风中摇曳,发出动听的声响,像是谁吹响了一支巨大的竹箫,演奏着一支深沉的乐曲。

这竹子一根根都一般粗细,一样长短,好像同年生的姐妹,修长、挺拔而又窈窕俊美。

再往里走,你会发现操场旁长着三棵高大的榕树,它们粗壮的树干需要五六个人才能合抱。榕树的枝叶十分茂密,太阳光也只能点下几点。

柳树,它身姿庞大,树叶枝繁叶茂,它的树枝很长,长得都快靠地,树枝上的嫩叶很青翠,是夏天乘凉的好地方。柳树它那庞大的身体和枝叶像伟大的妈妈一样怀抱着我们。

在古柏丛中攀援而上,实在是清幽极了,空气里充满柏叶的青苦味,似乎置身于琼楼仙阁的香火缭绕之中。

校园里的树时而随风摇摆;时而站立不动;时而从树枝上落下几片可怜的树叶。然而,这些并不影响绿树在深秋的魅力。校园里的花都照样开放,蜜蜂照样忙碌得采蜜,有许多蜜蜂在花的周围飞来飞去,在寻找哪一朵比较好。

村里有一棵树,就坐落在我家前面的空地前。长的格外茂盛,高大挺拔,郁郁葱葱。鸟儿在那搭窝,在枝头上高歌,人们在树底下和着鸟叫声谈笑风生。可如今,事往人昔。每每到这树长得茂盛的时候,望着窗外那摇曳多姿的绿叶,村里那棵树的悲惨命运总是在不经意间摇进我的心里。

这时,我抬起头,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火红的枫树林。那枫叶,红的那样光亮,红的那样热烈。我走进枫树林,捡起一片枫叶,细细观察。这片枫叶好象一个美丽的红五星,又像是一只张开的小手掌。叶脉在叶间肆意伸展,仿佛自己是这里最漂亮的,可却又悄悄的为枫叶添上了一丝美丽。我又瞧了瞧枫叶,这片枫叶的颜色可真漂亮,它是大红色的,红的那么鲜艳,那么漂亮。

柳树粗壮的根被淹没,我本以为树被淹死了,正转身要走,发现水位再降,不一会儿,根便露了出来,其它树也这样做,终于水被吸完了,树都挺直了腰,扎深了树根,甩了甩水。

一来到花园,满院秋色,正欣赏秋色的我发现脚下踩着了一片飘落的玉兰树叶,我将它轻轻拾起,仔细的观察着:它多像一只小船,墨绿色的叶片上有一根又粗又长的茎,格外明显。正面摸起来十分光滑,周边还有一条黄色的框,很美丽。宽大的叶子背面凹凸不平,有一层棕色的毛,又短又密。玉兰叶比较坚强,似乎想用自己小小的身躯抵抗秋风的吹拂,但弱小的身躯还是抵不住秋天无情的寒风。我小心翼翼的将它放进集叶袋里。

垃圾池后的小峭壁。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也不是很高,却很陡,他包容着无数凹凸不平的石块,再往上看看,有棵酸枣树屹立在其中。还结出了一颗颗令人垂诞三尺的酸枣,它的枝叶是如此茂密。如果是长在平坦的土地上,会不会更茂盛?

我的老家,房前屋后长满了许多果树,有桃树杏树柿子树和苹果树。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那几棵长在老家门前的柿子树。

秋姑娘停留在微风中,一片片叶子纷纷飘落,唯有不畏寒风的树叶仍然不动,抗畏着秋风。红的、黄的、绿的秋天真是一个绚丽多彩的季节。

松树宛如一团乌云,浓得吹不进风去;而那针叶缝里,却挂着一串硕大的松塔。

回家后,经询问,我知道了那是柳树,它的意志力很顽强,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很镇静,真的是这样吗?我有些疑惑,正想时,外面响起了雷声,暴风雨来了,柳树见变了天,本能地将树叶合拢来,看到这种情景,我舒了一口气。

虽然已经是深秋,但太阳仍旧天天上班,给予植物足够的光和热,使它们能够在寒冷的深秋依然长得很好。

雨后出彩虹,柳树把最挺拔的姿势展现在人类面前,一会儿,太阳出来了,柳树挺得更直了,好像在说:你们知道吗?彩虹是为我们出来的。